.

  当前位置:广东本色>> 新闻动态>>>>


原著图书被盗版,谁动了《我的阿勒泰》?


近期热播的电视剧《我的阿勒泰》,不仅带动了拍摄地成为热门旅游打卡地,还走出国门,版权输出至哈萨克斯坦。但与此同时,原著图书被盗版现象也引发业界关注。“盗版《我的阿勒泰》主要通过线上平台销售。不仅如此,我们出版社出版的其他畅销书也遭遇到类似情况。”图书《我的阿勒泰》出版方花城出版社社长张懿在接受中国知识产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正在积极采取多种举措打击盗版行为。

  多年来,我国一直在加大对图书盗版的打击力度,如开展“剑网行动”等。对于伴随互联网快速发展而出现的盗版新手段,各方也在积极探索,寻求新的治理路径。

  图书保护备受关注

  “去年三四月份,有读者向编辑反映,在某些线上平台可以以10元左右的价格购买到《我的阿勒泰》《遥远的向日葵地》等李娟创作的系列图书。”张懿介绍,这一价格远低于图书成本价。该社在这些网购平台批量购买了一些图书,组织鉴定之后,确认为盗版。随后,他们就在各平台开展“扫描式”维权工作。

  盗版《我的阿勒泰》主要是在线上平台以直播等方式销售,价格低、销售量大。今年剧集播出之后,该书编辑在一个线下的图书市集上也发现了盗版图书。除了《我的阿勒泰》,花城出版社畅销榜、月度榜单上的作品,几乎都出现了被盗版的情况。张懿介绍,这类盗版具有多个特点:销量大,越是畅销书越易被盗版;盗版与正版价格相差大,一般以三折以下低于成本价销售;铺货广,众多线上平台都能买到;维权难,盗版店铺往往为虚假注册;成规模,盗版书的印制、仓储、销售链条,往往集中在几个地区。

  花城出版社遭遇的难题在行业里具有代表性。近年来,随着打击图书盗版力度的加大以及销售渠道更加多元,盗版图书的销售更加隐蔽。“比如,销售店铺流动作战,‘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主播在直播时进行站外引流以逃脱平台监管;直播带货成交后快速下架商品;短视频挂链销售、社群销售都极具隐蔽性;发货时真假掺杂进行销售等。”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常务副总干事梁飞向本报记者表示,以上种种让权利人发现侵权线索更加困难,即使发现了侵权线索进行投诉,也往往因店铺或者链接“人去楼空”,很难固定侵权证据。

  北京嘉潍律师事务所律师麻增伟也表示,电商平台销售盗版图书,存在交易隐蔽性强、销售范围广、购买者呈分散化分布、调查取证困难、维权成本高等情况。此外,有些图书盗版技术性较强,消费者辨别难度大,真假混卖时,甚至连作者和出版社都很难辨别。

  其实,我国一直在加大力度打击图书盗版,如国家版权局等部门持续多年开展的“剑网行动”,对图书盗版等热点难点问题进行专项整治,查处了一批侵权盗版大案要案。各地也在加大打击力度,如近日浙江嘉兴公安成功破获系列特大侵犯著作权案,斩断了一条横跨五省市、分工明确、涉案金额巨大的盗版图书黑色产业链,查获盗版图书180余万册,涉案金额近亿元。

  平台责任不可忽视

  在电商销售成为主流模式的当下,打击图书盗版,网络平台的作用至关重要。那么,电商平台应如何化解这一难题?

  “在图书电商销售领域,电商平台处于版权治理的关键地位,如果能充分发挥平台的力量,将有助于破解盗版难题。”梁飞认为,首先,电商平台应当充分认识自身的社会责任,站位于版权人的权益,维护平台的版权秩序。其次,除了进一步优化、提升“通知-删除”事后救济的手段外,还应利用平台的技术优势,对明知或者有合理理由应知的侵权行为主动采取及时断链的事先预防措施。再次,积极听取行业意见,比如“低价盗版判定”、投诉便捷化等方面的意见或者诉求以化解盗版难题。此外,对于明显的恶意盗版行为,采取暂扣销售款等措施,以解决权利人胜诉却权益无法执行的难题。

  麻增伟则建议,电商平台作为网络服务的提供者,一旦接到权利人的投诉,应及时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有效避免侵权的进一步扩大。对于热销、知名的图书,或其他被侵权可能性较高的图书,电商平台的注意义务相对更高,在技术上可行的情况下,应主动建立侵权防控系统,对盗版图书进行扫描、抽检等。对销售盗版图书的经营者,平台应加大处罚力度,采取相应措施,防止出现盗版被叫停后,经营者改头换面重新注册店铺,继续销售盗版图书的情况。

  多方联动综合治理

  电商平台盗版图书的治理,是一项综合的治理工作,除了处于关键地位的电商平台,还需要各方面共治,才能有效地打击盗版行为。

  梁飞认为,首先,“低价销售”是盗版图书抢占市场的“利器”,同时图书作为特殊的文化商品,“低价销售”也极大损害了图书从业者的利益,因此,图书主管部门应当出台图书价格保护法律或者法规,这样既能保障图书行业的健康发展,也让盗版销售丧失获利来源进而减少盗版情况的发生。其次,相对于明显组织化的盗版行为,权利人势单力薄,因此应当抱团取暖。在这方面,出版行业组织也在积极探索,先后成立了京版十五社反盗版联盟、少儿出版反盗版联盟等组织,与电商平台共建绿色维权通道。此外,从读者角度,更应当“从我做起”,抵制盗版图书,并积极投诉举报盗版销售行为。

  “必须从消费者、电商平台、出版机构和作者、行业组织多方入手,共同努力,共同发挥作用,承担起应有的责任,才能有效治理图书盗版问题。”麻增伟表示。对于出版机构,他建议,可以对图书设置一些易辨别真伪的防伪标识,一旦发现盗版,及时向平台进行投诉和举报,必要时提起法律诉讼,积极维护作者的合法权益。

  面对《我的阿勒泰》等图书被盗版情况,花城出版社多措并举打击盗版。张懿介绍,该社定期向平台举报盗版店铺,要求下架盗版链接、关闭店铺;与合作的律师事务所联合发布下架函等声明,向法院提起诉讼;向行业组织、扫黄打非部门提交线索,促进行业发声等。今年起,花城出版社还与大型电商平台联动,协同平台积极介入打击盗版,保护作者的合法权益。(本报记者 窦新颖)

原作者:

来 源:

中国知识产权报

共有18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